当前位置:措折长腰新闻网 > 财经 > 华谊兄弟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要“卖画求生”的
华谊兄弟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要“卖画求生”的
2019-10-18 19:20:13

华谊王兄弟的“水患”还远未结束。

华谊兄弟上周连续两天召开股东大会。第一天,全资子公司华谊国际3150万美元的海外贷款提案获得审议通过,第二天,转让其旗下数字电影服务器公司gdc的GDC股份的提案获得批准。9月19日同一天,华谊兄弟还宣布,此前质押的公司部分股份解除质押后,王钟君继续质押这些股份。

一系列的发展发出了同样的信号:华谊兄弟仍然非常缺钱。

2018年年报于4月底发布后,深交所发布了一封调查函,对华谊兄弟的偿付能力表示担忧。

根据2018年年报,截至去年年底,华谊兄弟的货币资金余额为26.41亿元(人民币,下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6.47亿元,应付短期债券为7亿元。截至2019年半年度报告,华谊兄弟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降至17.3亿元。然而,由于上半年新增银行借款,华谊兄弟的短期借款达到21.15亿元,是去年年底的10倍。

为了缓解资金短缺,华谊兄弟绞尽脑汁,王钟君甚至卖掉了他多年来收藏的一批艺术品。马云的阿里影业也慷慨地借给华谊兄弟7亿元。

不幸的短暂时光可能是华谊兄弟目前处境的主要外部原因之一。去年,受到“阴阳合同”的沉重打击,手机2很可能是“黄色的”。最有希望的“八百人”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被释放。在发行过程中经历了一系列曲折之后,“小愿望”遇到了一股巨大的“撕裂力”。截至9月23日,这部电影已经上映了12天,票房为2.25亿元,这在最新的电影中并不太好。

但事实上,外部原因只能说是加速效应。华谊兄弟正在喝他们多年酿造的“苦酒”。

自从2009年登陆创业板,成为第一家直接接触资本市场的影视公司以来,华谊兄弟走得越来越远。为了淡化单一影视业务的风险,华谊兄弟多年来一直在增加投资,投资游戏产业、电影和主题公园……这几乎让人觉得它已经从一家影视公司变成了一家投资公司。然而,当用一条以上的腿行走时,如果犯了错误,售票员可能会绊倒自己的“腿”。除了投资收益,华谊兄弟近年来发展的多元化业务仍然无法消化主营业务的风险,甚至可能拖拖拉拉。

现在,华谊兄弟又做减法了。痴迷艺术的王钟君今年重返管理前线,宣布华谊兄弟未来将专注于“电影+真实场景”。然而,在过去十年中,随着人事的几次变动,王氏兄弟不再面临同样的“江湖”。江湖大哥的“赌博”

当年,江湖上,华谊兄弟是当之无愧的大佬。从广告开始,它于1998年开始涉足电影业。当时,中国电影产业刚刚打开商业化的大门。

那一年,“北漂”马云准备离开北京回到杭州创业。马花藤年底在深圳南山建立了腾讯。王长田刚刚辞去北京电视台的职务,创办了光线,打算做娱乐新闻。余东以“北影厂历史上最年轻的中层官员”的头衔,尚未正式成立博纳。

换句话说,那一年,王钟君和王中磊兄弟的广告公司进入了全国十大广告公司。他们正在拍电影,并且已经连续投资了几部电影。因此,只有冯小刚的《无尽》带来了利润。也许也正因为如此,华谊兄弟的电影之路与冯小刚紧密相连。事实也证明华谊兄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之后,冯小刚的《手机》、《组合号码》和《如果你是一个人》分别获得了2003年、2007年和2008年中国大陆电影的票房冠军。

与“人”捆绑是华谊兄弟发展过程中的一种策略。先后成立了电影导演工作室和电视剧制作人工作室,并与这些导演和制作人签订了独家合同。2009年10月30日,当华谊兄弟作为第一批创业板公司登陆a股时,冯小刚、张继忠、李冰冰、任泉等名人出现在股东名单上。这可以被视为明星ip资本化的雏形。

华谊兄弟上市后,它将这种模式变成了业界争相模仿的明星知识产权资本,并成为其一度引以为豪的战略之一。2013年和2015年,华谊兄弟斥资21.3亿元收购张国力、陈丽、冯邵峰、安杰拉比、郑凯、杜春、陈河、冯小刚和陆国强三家公司各70%的股份,并与这些明星股东签署了业绩押注协议。

副作用随之而来。明星ip的资本化、赌博协议和华谊兄弟发起的“保底发行”浪潮直接导致了“烂电影”和“假票房”,推高了明星ip的泡沫。从2016年起,监管层一直密切关注这一现象。唐德电影电视公司计划高价收购范冰冰的艾米·沈,而吴奇隆和刘诗诗计划将他们的稻草熊出售给暴风科技公司,这两个公司都已被叫停。

一位独立的大陆电影制片人告诉时代财经:“电影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从来没有一个电影成功的公式。”在它看来,这种明星资本+赌博的模式是完全赌博。“赌博模式本身并不科学。它是指要求导演、制片人和演员在一定时间内制作固定数量的电影,并确保其票房。这不符合电影生产的客观规律。这种不合理的模式,经过资本的发酵,必然会成为一个更大的错误。好莱坞不敢这样玩,更别说在一个不够成熟的电影市场了。”

正因为如此,华谊兄弟和冯小刚等人虽然有着深厚的联系和相互实现,但风险也加大了。

遥远的“迪士尼梦”

他们没有忘记这一点。自上市以来,华谊兄弟调整了战略,开始了多元化的“电影化”扩张。

2011年,华谊兄弟公园先后在上海和苏州设立电影主题公园。2014年,正值华谊兄弟成立20周年之际,当时总投资55亿元的冯小刚电影公社(以下简称“电影公社”)作为“惊喜”在海南成立。

王钟君认为,以电影社区为代表的现场娱乐将成为华谊向迪士尼这样的大型娱乐巨头转型的关键。“华谊收取10%的门票收入作为品牌管理费。如果有180亿英镑,我们的净利润是18亿英镑,这是知识产权资金,迪士尼就是从这笔钱中赚钱的。”为此,华谊四处奔走,建立了各种新项目。

继承了公司多年的经营特色,现实生活娱乐仍然注重华谊兄弟的“轻资产”模式。目前,在已落地的项目中,华谊兄弟拥有苏州电影世界项目约25%的股份,其余全部为轻资产。正如王钟君所说,华谊兄弟的盈利方式相当简单,只向投资者收取1亿至2亿元的品牌许可费。

但至少从现在开始,华谊兄弟要依靠现场娱乐来上演迪士尼精彩的童话故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无论从公司的整体财务数据还是单个项目的收入状况来看,华谊兄弟的现实娱乐行业仍处于痛苦之中。根据华谊兄弟的官方数据,2018年华谊兄弟品牌授权和现实娱乐业务收入为1.5亿元,占集团收入的3.84%,同比下降42%。同时,海南政府官方数据显示,尽管电影公社的年客流量到2017年已经超过230万人次,但其运营商海南观澜湖的收入却从2017年的7.8亿元下降到2018年的2.6亿元,净利润从8284万元下降到110万元。截至2019年上半年,该项目已亏损7000万元。2018年7月开业的苏州电影城今年上半年也亏损了7300万元。

“现实生活中的娱乐需要能够长期传承的经典知识产权,从而形成良性的商业链条,否则将是一个短期收益项目,不具备可持续发展的价值。与此同时,(华谊兄弟)这些项目仍然缺乏刺激消费的有效场景。他们的收入来源主要是门票和租金,这更像是一个简单的房地产业务。”一位文化和旅游行业的观察员告诉时代财经他对华谊兄弟现实生活娱乐业务的看法。

迪士尼的确是一家经验丰富的运营商,其成熟的现实娱乐产业仍需要其主营业务的支持。从迪士尼的业务来看,支持主题公园业务的基础在于熟悉的知识产权和人物角色。相比之下,尽管华谊兄弟也制作了具有票房吸引力的电影和电视作品,但与迪士尼仍有很大差距。

除了上述原因之外,从华谊兄弟的声明来看,事实上,娱乐业务未能与公司的上游内容端实现良好的联系,这也是目前尚未形成气候的主要原因之一。

“现实生活娱乐业务属于华谊兄弟的下游部分。该细分市场不能参与上游产品的创造和中间市场的运作。在下游很难制造出好的体验产品。”时任华谊兄弟副总经理兼实景娱乐事业部总经理秦余凯公开透露。今年5月,秦余凯辞去了华谊兄弟的职务。

上述观察人士也同意秦余凯的观点,他说华谊兄弟的大部分电影都是为了电影拍摄,没有考虑对知识产权衍生品的需求。与迪士尼、环球影城等“天堂+知识产权”的老玩家相比,他们的知识产权是根据完整的方法论构建的,电影甚至是服务于知识产权的衍生品。

该行业的损失也一直困扰着华谊兄弟。

根据行业研究所的数据,截至2017年,国内70%的主题公园出现亏损,20%盈亏平衡,10%盈利,约有1500亿元被行业投资套牢。海昌公园的一份研究报告甚至分析说,多达90%的主题公园在短期繁荣后迅速衰落。

虽然华谊兄弟参与现场娱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他们很难在短时间内达到王钟君最初期望的效果。

假游戏,真正的投资

事实上,在华谊兄弟多元化的布局中,对公司可观收入的真正贡献主要是在游戏领域,但目前更具金融投资性质。

2010年,华谊兄弟开始推出游戏,购买三家游戏公司的股份,分别是张趋科技、韩隐游戏和英雄互动娱乐。

2016年,华谊兄弟出售了其在棕榈泉科技(Palm Fun Technology)的股份,盈利超过10亿元,而该公司当年的净利润为8.08亿元。2017年,华谊兄弟以6.47亿元出售了韩隐科技25.88%的股份,占公司当年净利润的64%。目前,华谊兄弟仍持有英雄娱乐的股份,其收入仍在增长,这也支持了华谊兄弟不那么漂亮的财务业绩。

除了简单的投资之外,华谊兄弟还在主营业务和游戏业务的关联上做了一些尝试。

2016年,华谊兄弟投资的电视剧《魔幻城市》上映。与此同时,韩隐科技制作的同名手游也宣布推出,但两个项目的登陆效果并不像预期的那样。作为夏季大片,电视剧《魔城》(Magic City)在本期获得的收视率不到1%,同名手游并没有利用这一ip在业界引起轰动。

主营业务薄弱,以游戏为代表的投资布局对华谊兄弟的业绩起到了输血的作用。五年来,华谊兄弟投资收益34.82亿元,占公司总利润的70%以上。对于华谊兄弟,我不知道他们是高兴还是悲伤。

医院服务雪上加霜

除了现场娱乐和游戏,华谊兄弟还涉足了以前不熟悉的电影业。2010年,华谊兄弟成立了北京华谊兄弟全球电影管理有限公司,巧合的是,就在一年前,万达电视台宣布成立,这意味着此前一直专注电影业务的万达已经正式进入影视行业,这无疑是对华谊兄弟的一大威胁。

然而,在那之后,两者的业务发展是“冰与火”万达的电影规模不断扩大,对电影和电视的投资也在蓬勃发展,而华谊兄弟的电影业务却停滞不前。截至2018年,华谊兄弟影院的总数只有26家,而同期全国万达影院超过549家。

医院线业务发展停滞自然不能解决华谊兄弟受到业界批评的分销渠道问题。这曾经使他们在“我不是潘金莲”的行列中遭受了很多痛苦。2016年,电影导演冯小刚与电影发行商万达影院(Wanda Cinema)展开了一场口水战,因为这部电影不符合预期。

不同于多年前影视发行商在整个行业中的主导地位,发行商和电影运营商目前的地位早已不同。许多从事电影和电视发行的人抱怨说,“电影过去是孙子,发行人是大伯,但现在完全颠倒过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华谊兄弟仍然亏本出售从事数字影院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太阳公司gdc。这无疑是对已经缺失的电影片段的又一次尝试。

“朝头”上面,不见华谊

今年以来,为了自救,华谊兄弟计划砍掉他们的许多“腿”,回到他们的主营业务。他们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目前正着力于重建其主要优势,专注于“电影+实景”,不断整合和优化现有资源配置和资产结构,逐步剥离与电影、实景等核心业务关系微弱的业务和资产,以集中优质资源,不断巩固和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

然而,这些年来,影视行业经历了一场大洗牌,曾经落后于华谊兄弟的“弟弟们”已经迎头赶上。无论是上游电影的制作和发行,还是下游电影的售票和安排,华谊兄弟现在面临的挑战都更加复杂。

根据伊恩咨询公司的数据,时代财经已经梳理了中国电影史上票房收入超过10亿英镑的38部电影。像华谊兄弟这样的传统寡头寥寥无几,只有华谊兄弟制作或发行的5部电影上榜。其中,《西游记》是2013年发布的一个早期项目。

上述38部电影的发行商也有一些新面孔,如淘宝电影和猫眼。从前,他们是华谊兄弟的追随者。当华谊首次推出保证发布模式时,该模式被前者模仿。

但目前,这些新兴大国显然拥有更好的弹药装备。他们携带华谊兄弟最缺乏的互联网基因,直接进入竞争对手的腹地。一方面,他们亲自参与电影的制作、发行和宣传;另一方面,在互联网的帮助下,我们已经掌握了网上售票渠道。

华谊兄弟没有不适应这些变化。今年1月,华谊兄弟与阿里影业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Strateg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在公司主要控制的影视项目、艺术家开发、衍生品开发、营销服务等领域开展合作。然而,目前仍无法确定该协议的内容是否已经达成。

在此之前,华谊兄弟凭借在业界的话语权和电影质量,在腾讯和阿里眼中拥有了充分的分量。阿里影业成立前,马云作为华谊兄弟的第三大股东,跟随王钟君和王中磊“试水”。然而,随着两大巨头逐渐建立起自己的影视生态,华谊兄弟的处境变得尴尬。国庆节前夕,《我和我的祖国》的大型演出即将上映。在电影发行商中,阿里影业(Ali Pictures)作为主要发行商之一,占据了必不可少的C级位置,而华谊兄弟则扮演联合发行商的角色,占据了“后方”位置。

除了分销市场的巨大变化,内容制作方面也呈现出“人才来自江山”的景象。根据猫眼电影的统计,去年中国20大电影中,新生代导演贡献了41%的票房。

对变化更加敏感的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在圈子里竞争。2013年,优酷推出了一个年轻导演支持项目“优酷制作”(Youku Products);2015年,腾讯视频推出“绿色梦想时代计划”;2018年,猫眼娱乐成立了“a.r.t艺术电影项目”;今年4月,阿里娱乐公司建立了一个“薪酬解雇计划”来支持年轻的电影制作人...

“毕竟,首席创意总监是影视行业的核心资源。这样做可以抓住优秀资源,充分利用互联网频道和数据的优势,制定更具体的影视输出计划。无论如何,寡头政治不会再次出现,该行业在未来将变得更加多样化,”独立电影制作人哀叹道。

资料来源:时代财经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北京快乐8

上一篇:“2019东亚超级联赛──非凡12”篮球赛澳门开锣
下一篇:十月新规:10月8日起个人住房贷款利率调整

© Copyright 2018-2019 neonterbit.com 措折长腰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