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措折长腰新闻网 > 社会 > 称姓名被夸大宣传,工程师起诉维权获赔
称姓名被夸大宣传,工程师起诉维权获赔
2019-12-02 08:29:52

据海淀法院网9月15日电北京橡胶工业研究设计院前工程师李先生向法院起诉一家化工公司,要求其道歉并赔偿各种损失,因为他认为该化工公司未经许可使用其名称,并利用其社会影响力宣传“酸相法”无污染氯化聚乙烯生产方法并获得投资。几天前,海淀法院结束了此案,这家化工公司被一审判决道歉并支付5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

原告李先生声称退休前在北京橡胶工业研究设计院工作。他是一名高级工程师和研究员,1993年享受国务院补贴的专家。他曾被北京清华工业发展研究所聘为弹性体材料领域的首席科学家。他和被告化工公司于2010年6月12日签订了“技术服务合同”,规定他们将为化工公司氯化聚乙烯和橡胶共混项目的技术内容提供技术服务培训。此后,该公司于2016年停止向化学公司提供服务。2017年9月,发现该化工公司未经其同意,于2013年4月在其网站上使用其名称,并利用其社会影响力宣传“酸相法”无污染氯化聚乙烯生产方法,获得国家投资59亿元。原告认为,该化学公司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其姓名权,并对其声誉造成了严重影响。这家化学公司的行为对其职业生涯产生了巨大影响。

被告化学公司辩称,首先,其公司没有侵犯李先生的姓名权和名誉权。首先,他的公司没有侵犯李先生的姓名权。他的公司不会在网站上干涉、盗用或冒用李先生的名字。使用李先生的名字没有错,也没有盈利目的。因此,这不构成对李先生姓名权的侵犯。其次,他的公司没有侵犯李先生的声誉。文章《化工集团科技发展纪实》表明,他的公司没有主观意图,客观上也没有对李先生的声誉造成任何损害。这不会导致他的社会评价下降,他的公司也没有从中受益。因此,这不构成对李先生名誉的侵犯。由于他的公司没有侵犯李先生的名誉权,他不应该向李先生道歉。李先生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2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10万元、公证费1750元、律师费1700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公司不予赔偿或承担任何责任。李先生的起诉已经通过了诉讼时效。该案涉及的文章于2013年4月发表,但李先生的起诉时间是2017年9月,超过了2年的诉讼时效。

在审理此案后,法院认为,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是这家化工公司在网上发布的“纪录片”是否构成对李先生名誉的侵犯。李先生声称他没有参与氯化聚乙烯生产的“酸相法”研究。化工公司利用他的名字和在相关行业的影响力,擅自发表“纪实”文章,导致行业评价较低,侵犯名誉权。

首先,化学公司发行“纪录片”是否有错。作为化工公司的技术顾问,根据双方签订的《技术服务合同》,其中规定李先生负责公司氯化聚乙烯和橡胶共混项目等技术内容的技术服务培训。,不包括“文献”文章中描述的“酸相法”的开发研究协议,以及化工公司可以用李先生的名义公开的内容。化学公司无法提供李先生参与氯化聚乙烯生产中“酸相法”研究的证据。因此,化学公司发表的“文件”文章中对李先生的描述是不真实的,主观上是错误的。

第二,纪录片是否对李先生的声誉造成了损害。声誉受法律保护,因为它是对特定主题的社会评价。对这种社会评价的损害破坏了特定主体的正常社会地位,从而扭曲了其真实的社会形象。受害者的社会评价是否降低可以根据侵权言论的内容是否为第三方所知来判断。只要能够证明该言论是虚假的事实,所作的评论是侮辱性和诽谤性的,并且这些事实和评论已经公之于众,受害者的名誉权就可以确定因此受到损害。李先生从事材料科学多年了。作为享受国务院特殊补贴的专家,他在这一领域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李先生主持并参与发明酸相法的“文献”文章中虚构的化工公司,多次使用“世界领先”、“无污染”、“填补国内化工领域空白”等词语,属于捏造和散布虚假事实。在这种情况下,与此案有关的文章发表在互联网上,并为公众所知。此外,所涉文章中夸大和不准确的陈述以及利用李先生在相关行业的影响力,足以使李先生周围的相关行业人士对李先生做出相应的负面评价。因此,可以确定,化学公司出版的“纪录片”导致了对李先生的社会评价下降,从而损害了他的名誉权。化学公司应承担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和道歉的侵权责任。

针对李先生要求化工公司从其网站上删除本案涉及的“文件”文章,化工公司已经在诉讼过程中删除了相关文章,因此李先生要求的内容已经实际完成,法院将不再处理。现在李先生要求化学公司为侵犯名誉权道歉,这是符合法律的,法院支持。道歉的方式应与侵权的范围相称。法院将全面认可李先生的要求,即化工公司应连续一个月向衡水有影响力的报纸发布致歉信,以便公开道歉。法院将考虑该案件和化学公司的过错程度。化学公司在其网站上发布的“现场报告”将不可避免地对李先生的相关工作和生活产生不利影响和后果。因此,李先生要求化学公司赔偿精神损害是合理的,并得到法院的支持。然而,李先生索赔的金额太高了。法院考虑到化工公司的过错程度和侵权的具体情况,决定拨款5万元。法院不支持李先生的主张,即化学公司应承担公证费、律师费和差旅费,因为法律上没有证据。针对李先生提出的化工公司应赔偿120万元经济损失的主张,根据李先生提供的证据,李先生与其他公司签订的大部分合作协议和雇佣合同是在《文件》出版之后,李先生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存在此类损失。因此,法院不支持李先生的主张,即化学公司应赔偿他被其他公司解雇造成的经济损失。至于化学公司辩称李先生的申请已通过诉讼时效,该文件文章在网上发表,直至该文章在诉讼过程中被删除。在删除该条之前,该条引起的侵权事实仍然存在。因此,李先生的申请没有超过诉讼时效,法院驳回了化学公司的辩护意见。

最后,法院做出了上述判决。

山东十一选五 四川快乐十二 三分快三投注 福建快三投注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上一篇:上海临港2019年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兑付本息合计5.08亿元
下一篇:统计局数据显示:调控从严不放松 楼市体味秋凉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neonterbit.com 措折长腰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